快捷链接

既不亏欠、也不偷取 当前位置 : 主页 > 万达产业 >

既不亏欠、也不偷取

来源:http://www.lgbfzd.cn 作者: 发表时间 : 2020-05-19 06:49 浏览 :

在此先天不良的制度下,近年来又碰到许多后天失调的麻烦事。其一是少子化愈演愈烈,台湾竟以打破世界纪录的速度让出生率急遽滑落;于是生之者寡而领之者众,过去设计的制度即使健全无瑕,也都禁不住如此折腾,赤字愈滚愈大,不几时即面临破产危机。

认清真相之后,退休年金的改革只有一条路可走。那就是对于既成事实,由台当局完全概括承受。到今年元旦之前的工作年资,完全遵照既有年金制度领取给付,分文不要短少,这是台当局应遵从的信赖保护原则,让所有工作者可以放心,不去挤兑退休金的唯一正办。至于所留下的财务大窟窿,就由台当局编列预算逐年弥补。但今年元旦开始的新年资,即应视为强迫储蓄,不论员工自缴、雇主配合款及台当局补贴,一概存入个人退休帐户,归属劳工所有,俟退休条件满足方可支用。如此,旧帐可了,新帐清清楚楚,既不亏欠、也不偷取,前述的一切弊病一扫而光,这才可大可久、永续不衰。 (来源:台湾《经济日报》)

因此,目前劳保年金与军公教保年金只要采取确实给付制者,都难逃此弊,所累积的严重赤字,只能从下一代、两代手中偷取,由他们承担最后的苦果;其不公平、不合理,已无可过之。而上自马英九,下至上万参与座谈的学者专家仍都在确定给付制中找答案,甚至用“世代包容”、“缓冲基金”等障眼法,要求下一代年轻工作者继续容忍上一代盗取他们的退休金。是可忍、孰不可忍?

年金制度实施迄今,问题重重,不时即传出破产的警告,其来有自。人人都知道,根本问题出在缴付的保费少而给付的金额高;因此不管基金累积到何种天文数字,始终是寅吃卯粮,迟早要面临破产的厄运。

岛内一场退休年金风波,从去年10月爆发,尽管先后经马英九出面邀集“立法”、“行政”、“考试”三院会商,又在全台举办117场座谈会,上万人参与其事,迄今波涛依然汹涌,难以平息。据称本月中即将提出台当局总体年金改革方案,但揆诸目前各界对相关问题的种种疑虑未清,相信届时恐怕仍难推出一个堪称圆满、可大可久的年金方案。

其三是金融海啸以来利率水准直线下降,几已到零的边缘,退休基金的孳息自然也与之俱下,唯赖台当局的最低保证利率支撑,则偏低的保费费率与庞大的给付重担更要严重失衡。尤其改采年金制之后,主管机关每以领取年金6至7年即胜过一次领的总额来鼓励退休者选择月领。但天下岂有白吃的午餐?以如此偏低的收益率,20年每月领取的金额直接加总也未必抵得上一次领的总额;则以6至7年的月付即有此功,中间那一笔白吃的午餐又是从何而来?

其二是经济成长欲振乏力,原本应随着经济发展、薪资攀升而不断扩张的保费金额,停滞不前乃至不增反减;但依相对偏高薪资水准计算出来的退休给付与前者的落差愈来愈大,也使基金的赤字不断膨胀。

既然如此,则只要提高保费费率、减少或延缓给付,问题即可迎刃而解。但偏偏此一简单而直接的办法永远行不通。永远只顾眼前选票而不顾未来后果的政客,就是绝不可能突破的现实。在随收随付的确实给付制之下,眼前付保费及领给付的正是选民,则让前者少付而后者多领,当然皆大欢喜、选票滚滚而来;至于中间的短差,不到基金耗尽、水落石出,谁也不知道会是多大的窟窿;最重要的是,谁也不会戳破这个美丽的面纱。于是窟窿乃愈积愈大,到了即将破产,人人惊惶失措,恰巧碰到霉运的主政者才不得不设法弥补、掩盖、拖延,让它不要马上爆发,只要能再拖个10几年,让迫在眉睫的危机暂时缓和,就功德圆满。

上一篇:聊读书、谈生活、求新知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