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链接

爸爸在一家饭馆做了厨师 当前位置 : 主页 > 万达产业 >

爸爸在一家饭馆做了厨师

来源:http://www.lgbfzd.cn 作者: 发表时间 : 2020-03-21 05:53 浏览 :

“宝宝还在宁波妇儿医院住院部。我们呼吁,宝宝现在很容易被感染,前去医院看望的人尽量别太靠近孩子,自觉戴好口罩。我们能做的,就是积极募集善款,联系医院。”

李妈妈向钱江晚报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景:“我们看到小帅帅时,他双手裹着很厚的绷带,烫伤的小脑袋上也缠着厚厚的纱布。烫伤处会发痒,怕他用手去挠,医生把他的小手用纱布系在在床栏杆上。他用含泪的眼睛好奇地上下打量我们,看上去很乖、很坚强。”

李尔告诉记者,在几个月的治疗期间,医院曾下达过病危通知。“幸好都挺过来了。经过几次手术,孩子的情况一步步好转,大家都很欣慰。”李尔说,“许多人虽然不曾亲眼见上孩子一面,但几个月来,小帅帅始终牵动着每一个妈妈的心。”

来自河南的小帅帅,名叫杨帅,今年3月份受伤时才18个月大。他的爸妈之前在宁海打工,双双失业后来到北仑,爸爸在一家饭馆做了厨师。

李尔也透露,募集的爱心基金还有剩余,这笔费用也继续用于帮助小帅帅以及他的家人,“妈妈们都表示,会继续陪伴孩子健康地生活下去。”

小帅帅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为了治病,这个家庭已经倾尽所有。更不幸的是,刚到北仑,一次更危险的意外,又袭击了这家人。

这几个月,在大家的帮忙下,一共为小帅帅募集到了20余万元善款。

“治疗和康复过程十分漫长,我们已经成立了‘爱心助力团’,好多爱心人士在帮忙联系和筹钱,有上海瑞金医院资源的各位市民恳请帮忙。”

主治医生杨明忠告诉大人,孩子的病况十分危险,急需在无菌病房治疗,否则会引发感染而危及生命,建议转院到目前国内治烫伤最权威的上海瑞金医院。

医生明确表示,烫伤部位是否需要植皮要看情况,但眼下必需尽快将孩子送到上海治疗。

但是,治疗费包括后期植皮等费用将是一笔巨款,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小帅帅的父母几近绝望,爸爸含泪对医生说,“我们不想给宝宝植皮了。”

接下来的日子,李尔一直在微信上更新小帅帅的治疗情况。她还抽空,和几个妈妈一起去上海,为在病床上的孩子及他的父母鼓劲加油。

昨天,李尔在微信上告诉记者,为了给小帅帅筹钱,最开始只有两个人,后来发展到一群北仑的妈妈也加入进来,通过网络传播,“现在,我们这个群里有90多个人,上海的妈妈、北京的妈妈,甚至远在香港的妈妈都捐了钱。”当然,捐钱的主力,仍然是北仑的“爱心妈妈团”。

当时,一家人刚在北仑安顿下来,母亲正在收拾租来的房间,好动的小帅帅在床边用稚嫩的小手去抓桌上灌满开水的暖水瓶。只听见“呯”的一声,随后就传来孩子的大哭声。

之后的几天里,朋友圈的爱心传递一直在持续,妈妈们一边忙着打电话、发朋友圈,四处奔波号召爱心人士加入到募集的行列。

母亲从里屋跑出来,暖水瓶倒了,开水从头到脚浇了小帅帅一身。送到北仑医院检查,他的双手、胸腹、脸部、腿部大面积深度烫伤,尤其是头部伤得最重。

回到北仑的当天,两位妈妈就开始发动朋友并在朋友圈里建了一个群,群名就叫“爱心助力团”。当晚,她们就发起了为小帅帅募集救助款的行动:

在妈妈们的帮助下,终于在3月28日那天,小帅帅被顺利送到了上海瑞金医院,北仑的妈妈们也筹到了5.8万元入院押金。妈妈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。

由于住院、后期的植皮治疗等,孩子后续需要的大笔资金仍然是个问题。于是,妈妈们继续想方设法到处为孩子筹钱。

3月24日,李妈妈和张妈妈来到宁波妇儿医院。之前,她们募集善款救助过一个叫康康的烫伤男孩。第二天,康康就要去上海瑞金医院接受进一步的治疗。两位爱心妈妈给康康带来一些救助款和小礼物,给孩子鼓劲。期间,医生偶然说起,医院里还有一个病情比康康更严重、家庭更困难的男孩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当钱江晚报记者要求前往北仑采访爱心妈妈成员们时,她们表示了婉拒,更不愿披露真实姓名。记者只好通过微信与妈妈们聊天,并得知,这次活动的发起人之一的李妈妈,现实中的名字叫李尔。

3月30日,来自上海的王薇在朋友圈发布消息:下班抽空去了趟瑞金医院询问了帅帅的情况,医生说小朋友皮肤底子比较好,伤口愈合比一般小孩子要快,明天8点30分左右开始进行第一次手术。这是这几天妈妈们听到的最欣慰的消息。

于是,两位妈妈一起来到小帅帅病房,看到男孩的第一眼,她们的心“就像被揪住了一样”。

7月28日,群里终于传来了好消息,小帅帅出院回家啦。李尔说,孩子的命运牵动着越来越多不知名妈妈的心,正是这样的爱心传递和接力,让小帅帅获得了重生。

上一篇:成效显著 下一篇:没有了